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

2018年1月20日星期六

2018年1月3日星期三

《国家宝藏》


《联合早报》- 文化历史节目综艺化《国家宝藏》激起民族自豪文化自信 (2018-01-02)

2018年1月2日星期二

2017年12月21日星期四

“华风远被到南溟” -- 回望峇峇人物

“华风远被到南溟”
                   --回望峇峇人物 
[新加坡] 柯木林


摘要

  峇峇是新马华人历史一个值得研究的族群。这批貌是华人却崇拜英国文化,身着汉服但效忠英国女皇的族群,在殖民地统治时期,由于与殖民地政府的密切关系,如鱼得水,叱咤风云,成为新马华人社会上层人物。然而随着时间的洗礼,这个族群已失去当年风采!
  峇峇定义复杂,一言难尽,在各个历史时期中,有着不同的内涵。早期的峇峇人物,具有强烈的中华意识,在新加坡历史上开创了许多“第一”,对早期新加坡社会的发展有特殊贡献。
  然而这些事实早已尘封在历史故纸堆中,应该加以复原与发掘。本文理顺了一百多年来峇峇的历史贡献,通过一些人物事迹,予以历史评价。百年盘点,让我们重温这段尘封的往事。



从邱逢甲说起

  1900年3月, 中国近代史名人邱逢甲以保商局事奉命南来,宣慰华侨,他拜会了当年的《叻报》主笔叶季允, 写下了著名的 〈赠叶永翁布衣〉 一诗, 发表在《叻报》上[1]。

  旅新期间, 邱逢甲目睹了当时正在如火如荼展开的儒学运动。其 <自题南洋行教图>一诗, 對在南洋講述儒學的情形, 有生动的描述[2]。儒学运动是19世纪80年代新加坡华族史上的大事, 这场运动对峇峇族群的再华化, 意义深远[3]!

  何以峇峇族群对儒学运动情有独锺? 峇峇族群的再华化又意味着什么? 百年光景,瞬间而逝!过去的一个世纪,峇峇人物对新加坡社会的发展,又作出那些贡献?百年盘点,让我们重温这段塵封的往事。

  首先还得从历史的大背景说起。


何谓“峇峇”

  峇峇(Baba),或称土生华人(Straits Chinese)是指15世纪初期定居在满刺加(Meleka马六甲)、满者伯夷 (Majapahit) 、室利佛逝(Srivijaya印尼)和淡马锡(Temasek 新加坡)一带的明朝移民后裔[4]。

  峇峇也包括少数在唐宋时期定居此地的唐人,但目前没有资料证明唐宋时期已有华人居住,所以一般上峇峇都是指明朝移民后裔。这些后裔在文化上受当地马来人或其他非华人族群的影响。男性称为峇峇,女性称为娘惹 (Nyonya)。

  大部分的峇峇原籍是中国福建或广东两省,小部分是广府和客家籍,很多都与当地人混血。峇峇文化具有中国传统文化色彩,例如他们的传统婚礼是以中国传统仪式为主,服饰(尤其是女装)则是从明朝的汉服演变而来的可巴雅 (Kebaya)。峇峇的语言为峇峇话,这并非单纯的福建话,在使用汉语的同时,依地区不同,参杂使用马来语的比例也随之不同。


峇峇家庭照

  有些受华文教育的华人也称那些从小受英式教育的华人为“峇峇”。这个用法有藐视的意思,表示此类华人已经数典忘祖或者不太像华人了。当地的闽南人亦有句成语叫作‘三代成峇’, 这句话没有藐视的成份,只是意味到了第三代华人,由于适应当地社会环境的缘故,其文化难免带有当地色彩。

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Temples, Trust and Trade: Chinese Temple Networks in Southeast Asia


NUS - Temples, Trust and Trade: Chinese Temple Networks in Southeast Asia
https://ari.nus.edu.sg/Event/Detail/9d7c98cf-7bb9-4b71-8fce-275a19de9fa7?from=singlemessage

The spread of religious networks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cultural aspects of globalization today. This conference will bring together scholars based in Malaysia, Singapore, Indonesia, Philippines, Thailand, Vietnam and China to examine specific case studies of the historical formation and contemporary flourishing of certain of the trade, temple and trust networks that emerged from the spread of migration of Chinese from the south and southeast coast of China to Southeast Asia.

Underlying and funding many of these temples and association were the great Chinese business families and extended lineages, the different dialect groups and their huiguan (regional business associations) and tongxianghui (native place associations), and the brotherhoods that enforced their mutually exclusive limits and economic niches. This conference seek papers that focus on Chinese temples, institutions, and business families with transnational networks. Papers that can relate the spread of these networks to the role of the temples/associations in their local context are welcome. Other papers may wish to explore the interactions between temples and associations in a particular region over time.  Despite the centrality of these networks, there are still very few published case studies of their ritual and economic activities. Thus the conference will lead to a publication that will fill a major gap in the historiography of Southeast Asian Chinese communities.

This conference will focus on local historical sources from Southeast Asia to explore the role of and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Chinese temple, family-lineage, and native place association networks in Southeast Asia in building long distance trust networks. All of these institutions played a part in the formation of a unique form of Chinese capitalism, which formed within the transnational networks linking south and southeast China to Southeast Asia. Some religious networks rejected national identities in place of either more local identities or more universal identities. Conference papers will examine the aspirations that can be found within many such religious networks, as these values motivated people to transfer wealth into religious merit and temple building, to re-circulate their wealth through charities, or more radically, to direct their profits into ritual fasting or support for the Dharma.

The networks examined in this conference moved and continue to flow past political borders and boundaries. They are incredibly flexible and developed fluid networking strategies. Many transcend or reshape ethnic or kinship boundaries while bringing their members into very specific regimes of exchange and reciprocity and mobilization. New religious networks in Southeast Asia have continually layered themselves onto the kaleidoscopic pattern of pre-existing networks, drawing upon the reservoir of shared symbolic capital within these networks, redirecting these resources towards their own ends, sometimes moralizing or expanding the sense of the self, or introducing a sense of belonging to a universal community beyond the bounds of the nation or any ethnicity. The networks discussed in the conference can also be seen as part of the ongoing expansion of religious connectivity and communication in Asia. Many networks are now exploring contemporary techniques and using new technologies to spread their message(s) and connect their adherents together across Southeast Asia and the world as a whole. This conference will solicit papers that explore a broad range of religious networks within the Chinese communities of Southeast Asia.

REGISTRATION
Admission is free, and seats are available on a first come, first served basis. Please email to minghua.tay@nus.edu.sg to indicate your interest to attend the conference.

CONTACT DETAILS
Conference Convenor
Prof Kenneth Dean
Asia Research Institute, and Department of Chinese Studies,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Contact Person(s)
Minghua TAY



尊敬的柯木林先生:

您好。
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中心將在11月21日至22日,舉辦為期兩天的學術研討會。詳情請見以下的資料介紹。
我們會在第二天早上(11月22日)舉辦一場閉門式的圓桌會議,邀請一些專家學者為本場研討會和我們的研究課題提供意見。素仰   閣下學問深廣,善治新馬華社團體與文化研究,享譽學界。值此學術良緣,敦請您出席這場圓桌會議,惠賜高見。 耑此  順頌  時祺。    

丁荷生教授
中文系主任,新加坡國立大學
宗教與國際化研究小組組長,亞洲研究中心,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



Roundtable discussion on day 2: Conference on Temples, Trust and Trade: Chinese Temple Networks in Southeast Asia, 21-22 Nov

2017年11月13日星期一

2017年10月9日星期一

先贤后裔


《忆曾祖父胡亚基 访胡亚基曾孙女胡妙安》, 载《源》双月刊 (129 期),2017年10月,页13-15

2017年10月3日星期二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2017年9月14日星期四

“善与人同 和衷共济”:关于新加坡同济医院的几个问题


《同济医院150周年文集》 - 柯木林: “善与人同 和衷共济”:关于新加坡同济医院的几个问题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

新加坡闽藉人士的社会正能量


《拓展与传承:海上丝绸之路上的福建人》 - 柯木林:新加坡闽藉人士的社会正能量

2017年8月24日星期四

《慎终追远:石叻四大山亭》讲座



微信 - 【活动预告】《慎终追远:石叻四大山亭》讲座邀你一同追溯历史,缅怀过去
https://mp.weixin.qq.com/s/lEKMOItlH_ZdhGYcxb2Whg



2017年8月15日星期二

《南洋家书》央视播出广获好评



厦门广电网 - 《南洋家书》央视播出广获好评
http://www.xmtv.cn/2017/08/09/ARTIBEX9AH6ulCupbNpJY8jT170809.shtml?from=singlemessage#10006-weixin-1-52626-6b3bffd01fdde4900130bc5a2751b6d1

2017年7月14日星期五

《海丝丛书》发布会


报名网址/Registration Link:
https://wis.ntu.edu.sg/pls/webexe/REGISTER_NTU.REGISTER?EVENT_ID=OA17061513154740



   


《源》总第128期, 2017年8月 - 《海丝丛书》在新加坡发布







































《联合早报》- 捐赠文档揭示 史学家王赓武充满“文学细胞” (2017-10-10)

http://www.zaobao.com.sg/news/singapore/story20171010-801719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图书馆把王赓武教授所捐赠的大量私人文档编成电子目录时,发现王赓武鲜为人知的一面。原来王赓武多才多艺,如果不是选择研究历史,极可能成了一位诗人。
  很少人知道著名学者王赓武教授年轻时曾经徜徉在文学的世界里,出版过英文诗集《脉搏》,也以中文写过新诗和古典诗词,动过学书法的念头,甚至想把慈禧太后和李莲英的故事编成剧本,但是他最终选择了历史。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图书馆把这位耄耋之年史学家所捐赠的大量私人文档编成电子目录(E-catalogue)时,发现王赓武鲜为人知的一面。原来王赓武多才多艺,如果不是选择研究历史,极可能成了一位诗人。
  东南亚研究院昨天趁王赓武87岁诞辰,为已完成的电子目录举行发布会,同时为王赓武举办简单温馨的庆生会,并献上寿桃。大约50名以学者为主的宾客,出席这个活动。王赓武教授是东南亚研究院信托局主席。

至今数量最庞大捐赠
  王赓武是在2010年把能装满55.2米长储藏柜的个人文档资料,包括书信、手稿、照片、日记、奖状、书法拓片、剪报等捐给东南亚研究院图书馆。馆长毕观华说,这是至今数量最庞大的一批捐赠,他们把文档分成照片、教学材料、研究心得、演讲和访问稿、卡片目录、奖状证书、剪报、文章手稿和大学档案记录等。
  负责把这批捐赠编成电子目录的东南亚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高健康在发布会上说,王赓武最近接受多维新闻网访问时,被问及中共十九大是否将宣告邓小平时代的终结,他谨慎地表示,有迹象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过去五年似乎偏离邓小平时代的某些政策,但要下那样的定论尚言之过早。
  高健康在阅读这一报道时,除了留意到王赓武至今依然十分活跃,对他那漫长的学术生涯感佩万分外,也很好奇他是如何成为今日赫赫有名的学者,是否一开始就注定成为著名史学家。
  在整理目录的过程中,他发现王赓武早在1950年就已出版过一本英文诗集《脉搏》(Pulse),里头收藏了12首诗。他当时只是马来亚大学的一名学生,但《海峡时报》却给予报道。1962年,马大校长写信给王赓武,通知他已把自己那一本《脉搏》捐给大学图书馆,还说英国文学教授在阅读他的诗篇后,一定很懊恼他选择了历史。
  高健康从王赓武所收藏的两封私人信函中,找到他选择历史的原由。原来王赓武在考虑荣誉学位要修读什么时,马大历史系教授帕金森(C.N.Parkinson)在1952年7月4日的信中对他说:“要修什么当然要由你自己决定,但如果你选修历史,我个人会很高兴。”
  在四个月后的另一封信中,帕金森教授请他在港大的朋友恩达可(G.B. Endacott)协助王赓武进行研究工作。王赓武说,对中国历史没有什么研究的帕金森教授当时给了他一笔旅费,让他到香港搜集戊戌政变后、康有为的保皇党和孙中山的革命党展开斗争的各种原材料。
  王赓武回忆说,在那个年代,没有人能教他中国历史,因为历史系学者都不懂中国历史,他反而得靠外面的朋友如许云樵和陈育崧等。即使到伦敦深造,也无人能指导他,一切都靠自己钻研摸索,过程相当辛苦。
  不过对于选择历史,他从没后悔过。他说:“既然下了功夫研究历史,就不再写诗。”他补充说,既然下了本钱就要坚持下去,何况他始终觉得历史很有意思。






《从龙牙门到新加坡:东西海洋文化交汇点》前言



2017年4月25日星期二

热烈欢迎新加坡著名历史学者柯木林莅临介山



美篇 - 热烈欢迎新加坡著名历史学者柯木林莅临介山
https://www.meipian.cn/i0oe4vw?from=singlemessage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厦门市海沧区侨联侨史研究会暨首届侨史论坛



厦门市海沧区侨联侨史研究会暨首届侨史论坛议程(4月17日草案)




建制沿革
  海沧在秦、西汉时期属闽越国地。在东汉、西晋时期属扬州地。南朝梁大同六年 (540年) 属南安郡龙溪县。后唐长兴四年 (933年) 属同安县。宋淳祐年间,今海沧街道、新阳街道、海沧农场划属福建路漳州龙溪县水宁乡新恩里;今东孚镇、第一农场和天竺山林场属福建路泉州同安县明盛乡积善里。南宋改里为都,新恩里为一都、二都、三都,俗称“三都”;积善里为十七都、十八都。元代“三都”属漳州路龙溪县,积善里属泉州路同安县。明清时“三都”属福建省漳州府海澄县,积善里仍属泉州府同安县。
  1912年“三都”属福建省汀漳道海澄县。1933年,“三都”属龙汀省龙溪县。1938年“三都”属海澄县第四区,今东孚境域属同安县第三区。1942年7月海澄县第四区改海沧区,1945年10月撤海沧区复归海澄县管辖,1950年“三都”为海澄县第四区。
  1958年8月海澄县与龙溪县并为龙海县,龙海县海沧乡、新垵乡划入厦门郊区,设海沧公社,东孚公社。1978年9月海沧公社、东孚公社并入杏林区。1986年12月海沧乡改镇,1987年7月海沧镇、东孚乡改属集美区。1989年5月海沧镇、东孚乡的区域由国务院批准设立为国家级台商投资区。1996年1月海沧镇、东孚镇及海沧农场、第一农场、天竺山林场划入杏林区管辖。2003年4月,厦门市行政区划调整,杏林区更名为海沧区(其中,杏林区街道所在地及杏林镇划归集美区)。目前,海沧区下辖海沧街道、新阳街道、东孚镇和厦门市第一农场、天竺山林场、海沧农场,仍保留厦门海沧台商投资区机构,为厦门市人民政府派出机构,与海沧区实行两块牌子一套领导班子。全区常住人口34.49万。

资料来源: 厦门海沧侨台宗亲文化展《同心同根 乡情乡约》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从龙牙门到新加坡:东西海洋文化交汇点》



(中国: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6年12月, 总页数516)

龙牙门是古代新加坡的地名。从龙牙门到新加坡名称的改变,说明了新加坡历史发展的轨迹,也说明了其从一个荒凉的渔村,发展成国际大港的历程。本书根据当下所发生的事件,从历史的角度剖析新加坡的发展、人物及地名变迁。全书分为石叻纪事、风流人物、源长流远、盛世修典四个部分。通过本书,希望让读者更多地了解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