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星期一

“此情可待成追忆”


“此情可待成追忆”
. 柯木林 .

  认识振春兄己有20多年了 !当时我任职建屋发展局,业余之暇研究历史,时有文章发表于报刊杂志上,因此结识不少文化界与报馆的朋友。振春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的。
  然而,振春兄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所写的一系列新加坡历史掌故的文章,尤其是新加坡的旧街道、消失的电影戏院,都是我爱读的。还有他的有关旧上海流行歌曲背后故事的随笔散篇, 也十分精采。
   其实,我本身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电影迷,曾经有过一年看100多部电影的记录,也非常喜欢旧上海时代的流行歌曲。当年上海滩影视歌坛的一些老牌演员及歌 手,如周璇、韩兰根、严华、黎锦光(李七牛,金玉谷)、贺绿汀、范烟桥、姚敏等等,都耳熟能详。我喜欢老歌,除了音律优美外,歌词的文学水平也很高,因为 作词者的古文功底都很好 。
  1991年,我专程到上海拜访严华(周璇第一任丈夫,主唱不少流行歌曲,如 〈叮咛〉、〈星心相印〉等),黎锦光(歌曲〈香格里拉〉、〈夜来香〉作曲者)。记得当时我对严华说,50多年前他谱写的《送君》、《百鸟朝凤》、《月圆花 好》等名曲,在新加坡仍然十分流行。严华笑而不答。1992年,严华辞世,1993年黎锦光亦离去!人事沧桑,如斯而已!
  几个月前,振春兄找 我。他说有一本近著要出版,希望我为他的新著作序。当时我并没有立刻答应,只是说等他书稿写完后再寄给我看看。实事求是,近期忙得不可开交,目前正加紧编 写《新加坡华人通史》,计划于2015年11月出版, 所有的心思与时间,多放在通史的编纂工作上,难于分心。之后又到国外浪游了一段时间,此事仍不了了之!
  今年圣诞前夕,再次与振春兄见面。他很 用心地整理了其书稿及全书目录,要我试读看看。 振春兄盛情难却,再忙也应该抽出时间看他的书稿。于是利用假日,把书稿读完。因为这些都是短文,每篇约在1000-1200字左右,很容易读。所以一下子 看完也不觉得累,反而倒是兴趣盎然。偶尔还能勾起思念故人旧事之情,真的是“此情可待成追忆,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振春兄毕竟是新闻记者而不是作家。他的文章虽然没有散文作家那种华丽修饰的词藻,但浅白易懂,可读性强。叙述每个事件,都交待得十分清楚。全书共有52篇短文,大致分为三类:
  • 我在新明
  • 亚展回忆
  • 报海走游
   从内容上说,这50篇文章 是振春兄回忆他在报馆任职期间的一些琐事,都是他个人的亲历。所以书名定为《那些年我在报馆》,十分贴切。  振春兄跟我说,这本书是他过去出版的系列丛书《根的系列》第13部。《根的系列》丛书到此暂告一段落,“己过一打”,所以他很重视此书的出版。
   振春兄在1962年加入《南洋商报》工作,之后转入《新明日报》,一干就是28年。在这超过四分之一世纪的报人生涯中,主要是负责娱乐新闻,兼做华人社 团的采访工作。两份任务的工作性质有所落差,报导事件及所接触的人物,也是南辕北辙,可说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振春兄凭其专业知识及对新闻的敏感嗅觉, 都能应付自如,十分难得!
  新加坡这小小岛国,竟然举办过两次影展,一次在1955年,一次在1979年。1979年7月,第25届亚洲影展在 新加坡举行。岛国星光闪闪,振春兄负责此次影展的采访工作,花边新闻不断,《新明日报》报份大增!当时新加坡的娱乐新闻记者不多,他可说是其中知名度较高 者。至于《新明日报》在新加坡的诞生背景,以及兹后的转型,甚至被政府下令停刊8天 (1980年1月1日至8日)的史事,在书中都作了记录。
   这些趣闻,倒使我想起了“宋人笔记”。历史上,宋人笔记十分有名,并且很有史学价值。这些笔记成为后来研究历史的重要参考资料,在中国史学史占有一席之 位。宋人笔记作者身份复杂,既有达官显贵,亦有布衣平民;涉及内容也十分广范,举凡宫闱秘闻、诗词典故、金石碑刻、文字书画、社会各阶层的人物事件,历史 轶事,在宋人笔记中均有记述,可谓林林总总,无所不包,使后人得以对宋代社会有更全面的了解,也为后世史家提供了一笔宝贵的史学遗产。
  《那些 年我在报馆》虽然不是一本历史著作,也不是“宋人笔记”,用振春兄的说法,“都是些随笔文章”,但文章所涵盖的内容,轶闻琐事,也可作为今后研究新加坡历 史的侧面资料。正如北宋著作家陶岳 (?-1022)在《五代史补》中所说的 :“聊以备于阙遗,故不拘于类例,幸将来秉笔者,览之而已” ,明确表达了为后世作史者提供资料的意图。
  我知道振春兄对历史也十分感兴趣,不知他在写作此书时,是否也有这种“为后世作史者提供资料” 的史学意识?
  寥寥数语,是我读完《那些年我在报馆》这本著作的一点感想,权充为序!

(作者是本地历史学者)

2015年12月30日
原载 王振春,《那些年我在报馆》(新加坡:玲子传媒私人有限公司,2016年5月),页5-8

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侨批研究应有新思维


《海邦剩馥:侨批档案研究》- 柯木林:侨批研究应有新思维

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2016年5月16日星期一

《东南周末讲坛 创办十周年回顾》


《东南周末讲坛 创办十周年回顾》
http://u1049682.jisuapp.cn/index.php?r=pc/Index/InvitationPreview&iswhere=2&id=1316705



2016年5月12日星期四

《新加坡华人通史》新书推介暨民间修史讲座


  筹备了三年多,聚集新马、中国、香港、澳洲、日本等海内外37位历史学者撰写的《新加坡华人通史》,已于去年11月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主持发布仪式,作为新加坡共和国建国50周年及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成立30周年庆典的献礼。
  此次《新加坡华人通史》将在南方大学学院进行新书推介,并由该书主编柯木林进行一场“民间修史—《新加坡华人通史》出版了”讲座,南方大学学院资深副校长王润华教授将为该书进行点评。这场新书推介暨沙龙讲座将于5月17日(星期二)晚上7点30分在南方大学学院125会议室举行,亦是为第62场南方沙龙人文专题讲座。此项活动是由南方大学学院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主办。
  这部80多万字、厚826页,有300多幅插图的史学巨著《新加坡华人通史》,可说是新加坡历史上一项大规模、有计划的民间修史工程。这本书的出版,打破了过去百年来新加坡华社没有一部系统的华人通史的尴尬局面,填补了目前世面上还没有一部完整的新加坡华人通史的空白。这也是近百年来第一部以华文撰写的华人通史,一部集合各方面的力量才完成的史学巨著,意义非凡。
  《新加坡华人通史》的内容涵盖面广,时间跨度大(从14世纪迄今含700年历史),是一部介于“学术与通俗”之间的史著。为了让本地读者进一步认识《新加坡华人通史》,我校特别邀请该书主编,也是新加坡的著名历史学者柯木林为我们讲述出版《新加坡华人通史》的动机、意义及其亮点。
  柯木林,新加坡著名历史学者,南洋大学历史系毕业,获一等荣誉文学士学位,曾于澳洲Monash  Mt Eliza Business School进修企业管理课程。过去十数年一直在华经商工作,对中国历史文化亦有所精专。著有:《新加坡华族史论集》(1972年)、《石叻古迹》(1975年)、《新华历史与人物研究》(1986年)、《新华历史人物列传》(1995年)、《石叻史记》(2007年) 及《世界福建名人录•新加坡篇》(2012年)等。2015年11月主编《新加坡华人通史》,作为新加坡共和国建国50年的献礼。
  本场沙龙讲座入场免费,并备有茶水招待。欢迎有兴趣的公众人士出席。详情可联络南方大学学院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高级执行员袁家芸:07-5586605(转136),电邮:pkyen@sc.edu.my。

第62场南方沙龙人文专题讲座主讲人
新加坡著名历史学者柯木林